设计系毕业生8年暴增一倍,设计师真心告白

设计系毕业生8年暴增一倍:光鲜亮丽背后,设计师真心告白


美学当道的年代,「设计」、「创意」工作,成为愈来愈多人心嚮往之的生涯选项。根据教育部统计,台湾大专校院设计学门的毕业人数,从96学年的6,103人增加到103学年的12,196人,8年之内暴增整整1倍。近年来,更有学生放弃台湾大学、政治大学的录取机会,选择进入设计科系就读。

谈起对设计工作的想望,不少人的想像是:设计师又酷又自由,可以沉浸在自己喜爱的创作裡,实践「把兴趣当饭吃」的幸福。不过,在光鲜亮丽的背后,设计工作人有着你难以想像的辛苦。

「设计产业就好像一座『兵工厂』!」35岁的美强生工作室创办人、近年担任周杰伦、张惠妹等天王天后「御用」的唱片设计师李仲强比喻:「大家看到的精美产品背后,工厂裡的设计师正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。」

可以「画自己喜欢的东西」?现实是作品不停被打枪会选择设计这条路的人,多半少不了喜欢画画、热爱创作的特质。不过,几位设计师谈起踏入这行后最深刻的体会,都不约而同指出:设计绝非只是创作自己认为「美」的东西,「满足客户需求」才是最终目的,这也是「设计」和「艺术」最大的不同。因此,作品不停被主管或客户「打枪」、必须重头来过,是设计和广告工作的真实写照。
厂裡的设计师正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。」

李仲强回忆,从小嚮往走设计的他,曾憧憬着未来「可以有自己的风格、创造符合自我美学的作品」。自中国文化大学广告学系毕业后,他进入滚石音乐担任企划,主动争取设计唱片包装的机会,而后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他逐渐体会到:「设计的本质,是帮客户『解决问题』。」因此,每一次动手创作前,都要釐清作品的「目的」是什麽?

台湾设计师週总召集人、华硕电脑企划管理部设计企划主任廖军豪举例,设计每项手机或电脑产品,都要先了解主打的是什麽样的客群?他们对于哪些颜色、款式会有什麽样的反应?同时更不能忽略产品的实用性,例如滑鼠拿起来要舒服、笔电的插入孔不能让USB 相撞等等。而公司提出「平价奢华」、「物超所值」等产品诉求,如何实现?都要不断在变化中找出解方。

华平面设计协会理事长、麦杰广告创意总监陈进东观察,不少新鲜人无法承受作品不停被打枪重来,常见心声是:「为什麽老闆都不懂我的美感?」久而久之,放弃离开的人不在少数。他强调,一位好的设计师,要能「把客户的脑袋放进自己的脑袋」,时时跳脱本位主义换位思考;否则,「无论再满意自己的作品,消费者不买单,『设计服务』就是零分。」

可以埋首沉浸在自己的创作天地?其实,「讲话」比「拿画笔」的时间更多如果你以为,设计师们是一群拿着画笔、埋首在创作世界裡的一群人,这可是对设计工作的极大误解;更多时候,设计师要面对的是「人」。

「麦杰广告成立21年来,我们花了12年摸索,发现工作有70%的时间要用来沟通,否则,最后得花更多时间重新设计!」陈进东归结多年来的经验说。他以自己的团队为例,多数时间不是坐在电脑或办公桌前,而是聚集在会议室裡,把想法写在便利贴上、贴满牆壁。每一次的作品背后,都是团队反覆激盪、持续和客户沟通讨论,甚至从头来过好几次的成果。

因此,设计师的另一个常见心声是,难免觉得客户「难搞」。25岁的海流设计创办人陈泳胜笑说,有时候客户会一直打枪,其实是「搞不懂自己想要什麽」。例如曾有客户告诉他:「我想要『森林』或『海边』的感觉,」之后想法又反反覆覆,这时,考验的便是设计师的沟通和实践力,试着扮演客户的心理医生,将抽象期待转化为实体作品。而客户的个性百百种,适时转换沟通技巧更是重要。

曾经在设计工作室担任月薪25K的设计助理,陈泳胜靠着同时接桉累积桉源和资金,目前是自由工作者。他笑说,原本以为自由工作者很「自由」,早上工作、下午就能有自己的时间;现实却是时常在东奔西跑,拜访客户、见面开会、跑印刷厂和厂商沟通,不停与「人」面对面,创作的时间反而变得比以前在工作室时更短。

回头看10多年的设计经验,李仲强则体会到,设计师有时必须担任「教育客户」的角色。毕竟,设计师如果只是照着客户的指令听命行事,就失去了不可取代的个人价值。

因此,先观察客户的特质、适时的「顺着他的毛摸」,同时不忘记自己的设计观点,是很重要的。李仲强通常会同时做出5种设计,摆在客户眼前,裡面包括了客户会想要的、他认为更理想的风格,先让客户感到被尊重的信任感,再反过来,让客户在沟通和选择的过程中釐清需求,告诉对方:为什麽换一种方式更能够达到期待的效果。

又酷又自由?真相是,没时间吃饭洗澡、被客户追杀的狼狈戏码常上演一般消费者看到的,都是产品已经完成、摆在货架上光鲜亮丽的样子。而说到设计师,多数人联想到的是优雅或帅气的形象。然而真相是,设计师常常在作品交出去前的好几天裡,不眠不休,连洗澡、吃饭都觉得浪费时间,狼狈的埋首在草图和电脑前面,兵荒马乱直到最后一刻!�、他认为更理想的风格,先让客户感到被尊重的信任感,再反过来,让客户在沟通和选择的过程中釐清需求,告诉对方:为什麽换一种方式更能够达到期待的效果。

陈泳胜谈到这样的工作甘苦,半开玩笑的说:「珍惜生命,远离设计。」他回忆在设计工作室作书籍设计时,截稿前夕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,时常每5分钟电话就响起,客户反覆要求修改细节,或者好不容易要踏上计程车送出作品的前一刻,又被叫住重新修改。连夜赶工、手忙脚乱到天亮,是常有的事。

「有时候我在工作室裡好几天足不出户,忘记吃饭、头髮没洗,连下去收个信都觉得不好意思!」李仲强笑说,当自己已经忙的不可开交候,半夜被客户的简讯不停追杀,或是有时候客户乾脆直接来办公室,排排站好看着你画,是常有的事,「水深火热的被时间和客户追着跑,那个moment看起来一点也不酷。」

有一回,李仲强窝在工作室裡彻夜不眠赶工了好几天,半夜突然闻到烧焦味,才发现运转了好几天的电脑主机竟然冒出浓烟!「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,再傻眼也要拼命把作品作到最好,」他笑说,更何况,有时候客户因为市场需求,突然要提早发片、或作品临时被翻桉,都是常有的事,必须随时调整状态。

因此,「除了作品要是自己和客户都喜欢的,更要在时间、资金有限的情况下,作出消费者看得懂、甚至喜欢的作品,满足客户的需要,」李仲强如此归结。设计工作固然辛苦,然而这样的乐趣和意义感,也成为多数设计师能够不断坚持的动力。

来源:艺术中国







    天津市河东区华龙道城市星座 3号楼804室 Tel/Fax:(022)24324116 E-mail:cansheen@126.com 免费服务热线:400-022-5581